连草稿箱都不放过,特么也太丧心病狂了。

 啊啦啦啦~时间过得太快。然而退休还好远~

_(:з」∠)_

朝九晚五的漫画,我模糊地记得好像很久以前看过一点点,虽然二了点儿不过是漫画呀,画风也还不错,当时应该是没有太在意。

然而实体化真的不行!哪怕是山p我也想一巴掌pia飞他……

我还认真考虑了一下,结论是哪怕换成金城武也不行!总之再好看也不行!

在阴暗角落偷摸说一句:我个人是觉得“粉丝的爱偶像感受得到!我们越爱TA他也会越爱我们!”的想法太一厢情愿了。


棉条,也,不是,万能,的……啊……

还是不能使劲蹦跶……

啊……

不知干了啥豆瓣又多了几个关注,其中一个ID,真是!太!亲切了:

夜空中最胖的星

我想回家我不想上班!!!!!!!!!!!!!!!!!!!!!!!!!!!!!

在想象中躺倒,使劲打滚。

朋友、同学、同事、认识的人……对我而言完全不是一回事。所以每次看到类似“朋友做了xx事我惊呆了”“闺蜜居然xxx我太失望了”的帖,我通常的感想都是,这种人能称为朋友?到底是我对朋友的定义太狭窄还是大家对朋友的定义太宽松了啊……

买了很喜欢的连衣裙,一试发现……起码配七八公分的鞋才稍微不显得腿短……

流下伤心泪。

世界变大了,世界也变小了。

洗地的能别拿单亲说事吗!已经动不动有人叽歪“单亲小孩心理有问题”了,还要拉我们去给反社会人格的背锅,饶命吧圣母们。

“ 出租司机会为城市拥堵的交通烦恼,学生会为人生一次的高考烦恼,女人会为和哪个人结婚烦恼。每个时代,每个行业,每件事,都自然有他的难处。除非你想安静的坐在家里的椅子上,永远不出门看看。别害怕,因为每个时刻都是和世界交手的最好时机,因为那些勇敢的人正在生活的精彩与困难间优雅地舞蹈,从未退却。 ”

对文字没什么意见,可是分类方法让我暗自不爽。

买到一条特别喜欢的裙子之后……感觉有必要迅速采购搭配用长项链……前半辈子我从来没有动过这个念头啊!

剁手与种草,相辅相成什么的……

昨天不知为什么想起《美梦成真》。翻出来再看一遍,嚼出些新的滋味。

“失去”的伤痛真是太难忍受。

我不相信今生来世,也不信鬼神,所以没办法相信“永远”。

死掉的时候,就抹掉一切痕迹好了,留再多又能怎样呢。

如果那一刻世上还有爱我的人,也希望他们立刻忘记我,继续自己的轨迹。
没有什么永远,干脆利落地忘掉是最强力的疗伤药。

被人安利的无心法师,已经看了一半,还是没能打动我……

比如读这句:“雨停了,出了太阳,住在附近的妈妈带着学步幼儿出来散步,小孩指着路面斑纹哇哇叫唤,豆柴犬在一旁温柔地看着。”(出处在这里

心情好的时候想象豆柴犬的温柔笑容,阴郁的时候就想象背景故事里能藏多少狗血剧情……

===========

梦见手钏被扯断,不知主何吉凶。

===========

加班时候我爹突然发短信来要买一个什么并不紧急的东西,电话回去问什么情况时候,他MS不经意地提了一句“无锡的伯伯昨天去世了。”

我楞了一秒钟,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最后讷讷地挤出一句“人生在世,总是会有这一天的。”说完觉得脑袋都空了……

我爹也是快八十的人了呢。

于是墙上又裂了一条缝。

赶...

试衣间那事儿,首先,说某品牌营销的那是搞笑;其次,管不了别人,至少管得住自己不去做peeping tom。
我理想的态度是不看,不传播,不讨论,当做不存在。

偶然看了一点点李宇春访谈,表现出来的性格还真是……共鸣点好多。

好感大涨。

看了legend的预告,主要感想有二:

第一次看汤老湿是在摇滚黑帮里演暗恋大哥的小鲜肉(抱歉这个词不大好但是暂时想不到其他合适的),现在老湿已经是坐拥小鲜肉的黑帮大哥了!

我是很喜欢汤老湿的,尽管他已经变成一枚毛茸茸的的核桃……但是这不妨碍我一听他念对白就蠢蠢欲动想要伸手给他捋舌头……求把嘴里的桃核吐了行吗……

默默地觉得肚皮上赘肉有稍微变紧……一点点……(ง •̀_•́)ง

是错觉吧错觉吧错觉吧……就我这种锻炼强度(不如说弱度)

错觉也开心呀!(ง •̀_•́)ง

朋友圈被“贩卖儿童死刑”刷屏了。然而贩毒量大点也是死刑,前仆后继的也大有人在。

比起死刑,放宽领养制度,完善儿童福利相关制度,买卖同罪等,可能会是更好的选择。

当然这也是天真的想法而已,现实之复杂恐怕远超我想象。

因为怕熟人看到多心所以没敢转,但立刻就想到前两天才写的杞人忧天

转发里也有很多人指出这样很可能“用最好的资源,母亲的全部时间堆出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儿,最后仍然被紧紧束缚着”

想想就有点不寒而栗。

与我自己相关的例子:年头部门重组要任命一批小团队负责人,基本都是年轻人。名单公布之后我们组头头(属于脑筋比较直,偶尔不太会记得看气氛情势说话的人),大概是怕老人有想法,主动跑来做思想工作,言语间冒出一句“领导希望让年轻人多做点事,这次都是让小伙子上,都没有选女的……(大意)”我本来还在反省,觉得我什么时候在乎过这个了还非要巴巴地跑来解释一通,难道我平时形象那么吃不得亏吗?听到“不要女的”一下子醒...

那个糖王的作品……细节啦塑形啊总之各种技术层面上是蛮佩服啦,但是配色真的觉得……就……好……丑……

归根结底,相关法律制度要么空缺要么形同虚设,普遍观念又还没有扭过来,明着可能不会说,但太多人思维还停滞在孩子是家长私产、妻子是丈夫附属品的层次…………所以才有这些鬼……


政治正确地讲,女性无论选择回归家庭还是留在职场,都是自由,不应受指责。但问题在于,实际情况是,留在职场的女性并未获得与男性同样的待遇,也不能因为工作而减免家庭责任。男人“加班”“挣钱辛苦了”是不回家或者回家就甩手掌柜的正当借口,换到女性身上,这是“没有尽责”。

我至今记得大学时候一个教编程的女老师,好像是业务很厉害的那种,被学生在背后说“她家除夕居然吃速冻水饺唉”,口吻不无责备。旁边的我默默在想,我家也这么干过唉,有问题吗?不过要是真的说出来,我爹的单身父亲身份就是豁免理由了。

一条路障碍重重,路口先排开一溜收费站,终点可能有你心心念念追求的东西——但也未必;另一条路隐约能看见终点,而且路...

那个眼神GIF,我在屏幕外都觉得被看酥了……一直觉得她很美,是顾盼生姿自带风流态度的那一类人,到现在偶尔看年轻人嫌弃她不好看(嫌弃性格是另一回事,反正我只迷她皮相)都还是会惊讶一下才能反应过来,毕竟大家口味不同。

因为重新开始执行过午不食,我又重新开始搜罗料理东西军跟大胃王的节目资源了……

肚子饿的时候就要看美食节目!

想,甜食。

换个角度看,LP的经济公司(如果有的话)干什么去了?

小聪明和真聪明之间,横亘着N条马里亚纳海沟……

1 / 4

© 龟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