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九晚五的漫画,我模糊地记得好像很久以前看过一点点,虽然二了点儿不过是漫画呀,画风也还不错,当时应该是没有太在意。

然而实体化真的不行!哪怕是山p我也想一巴掌pia飞他……

我还认真考虑了一下,结论是哪怕换成金城武也不行!总之再好看也不行!

不知干了啥豆瓣又多了几个关注,其中一个ID,真是!太!亲切了:

夜空中最胖的星

朋友、同学、同事、认识的人……对我而言完全不是一回事。所以每次看到类似“朋友做了xx事我惊呆了”“闺蜜居然xxx我太失望了”的帖,我通常的感想都是,这种人能称为朋友?到底是我对朋友的定义太狭窄还是大家对朋友的定义太宽松了啊……

快走到家楼下的时候,身边冒出一个小黑影,仔细看,好像是上次喂过的玳瑁……

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地用旁光观察,玳瑁似乎也放慢了脚步?

是在跟着我吗?是吗是吗?

激动地抖着手在包里掏妙鲜包时,玳瑁忽然窜进一辆车底不见了。

我怅然若失地捏着妙鲜包,内心默默流泪。

走了两步,绕过车头,突然,玳瑁又神奇地冒出来了,停在两步开外,似乎在犹豫不决到底是跑呢还是上来蹭腿……

于是今天又喂到了猫!(^-^)V

买了很喜欢的连衣裙,一试发现……起码配七八公分的鞋才稍微不显得腿短……

流下伤心泪。

世界变大了,世界也变小了。

“ 出租司机会为城市拥堵的交通烦恼,学生会为人生一次的高考烦恼,女人会为和哪个人结婚烦恼。每个时代,每个行业,每件事,都自然有他的难处。除非你想安静的坐在家里的椅子上,永远不出门看看。别害怕,因为每个时刻都是和世界交手的最好时机,因为那些勇敢的人正在生活的精彩与困难间优雅地舞蹈,从未退却。 ”

对文字没什么意见,可是分类方法让我暗自不爽。

买到一条特别喜欢的裙子之后……感觉有必要迅速采购搭配用长项链……前半辈子我从来没有动过这个念头啊!

剁手与种草,相辅相成什么的……

比如读这句:“雨停了,出了太阳,住在附近的妈妈带着学步幼儿出来散步,小孩指着路面斑纹哇哇叫唤,豆柴犬在一旁温柔地看着。”(出处在这里

心情好的时候想象豆柴犬的温柔笑容,阴郁的时候就想象背景故事里能藏多少狗血剧情……

===========

梦见手钏被扯断,不知主何吉凶。

===========

加班时候我爹突然发短信来要买一个什么并不紧急的东西,电话回去问什么情况时候,他MS不经意地提了一句“无锡的伯伯昨天去世了。”

我楞了一秒钟,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最后讷讷地挤出一句“人生在世,总是会有这一天的。”说完觉得脑袋都空了……

我爹也是快八十的人了呢。

于是墙上又裂了一条缝。

赶...

偶然看了一点点李宇春访谈,表现出来的性格还真是……共鸣点好多。

好感大涨。

看了legend的预告,主要感想有二:

第一次看汤老湿是在摇滚黑帮里演暗恋大哥的小鲜肉(抱歉这个词不大好但是暂时想不到其他合适的),现在老湿已经是坐拥小鲜肉的黑帮大哥了!

我是很喜欢汤老湿的,尽管他已经变成一枚毛茸茸的的核桃……但是这不妨碍我一听他念对白就蠢蠢欲动想要伸手给他捋舌头……求把嘴里的桃核吐了行吗……

默默地觉得肚皮上赘肉有稍微变紧……一点点……(ง •̀_•́)ง

是错觉吧错觉吧错觉吧……就我这种锻炼强度(不如说弱度)

错觉也开心呀!(ง •̀_•́)ง

朋友圈被“贩卖儿童死刑”刷屏了。然而贩毒量大点也是死刑,前仆后继的也大有人在。

比起死刑,放宽领养制度,完善儿童福利相关制度,买卖同罪等,可能会是更好的选择。

当然这也是天真的想法而已,现实之复杂恐怕远超我想象。

因为怕熟人看到多心所以没敢转,但立刻就想到前两天才写的杞人忧天

转发里也有很多人指出这样很可能“用最好的资源,母亲的全部时间堆出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儿,最后仍然被紧紧束缚着”

想想就有点不寒而栗。

与我自己相关的例子:年头部门重组要任命一批小团队负责人,基本都是年轻人。名单公布之后我们组头头(属于脑筋比较直,偶尔不太会记得看气氛情势说话的人),大概是怕老人有想法,主动跑来做思想工作,言语间冒出一句“领导希望让年轻人多做点事,这次都是让小伙子上,都没有选女的……(大意)”我本来还在反省,觉得我什么时候在乎过这个了还非要巴巴地跑来解释一通,难道我平时形象那么吃不得亏吗?听到“不要女的”一下子醒...

归根结底,相关法律制度要么空缺要么形同虚设,普遍观念又还没有扭过来,明着可能不会说,但太多人思维还停滞在孩子是家长私产、妻子是丈夫附属品的层次…………所以才有这些鬼……


政治正确地讲,女性无论选择回归家庭还是留在职场,都是自由,不应受指责。但问题在于,实际情况是,留在职场的女性并未获得与男性同样的待遇,也不能因为工作而减免家庭责任。男人“加班”“挣钱辛苦了”是不回家或者回家就甩手掌柜的正当借口,换到女性身上,这是“没有尽责”。

我至今记得大学时候一个教编程的女老师,好像是业务很厉害的那种,被学生在背后说“她家除夕居然吃速冻水饺唉”,口吻不无责备。旁边的我默默在想,我家也这么干过唉,有问题吗?不过要是真的说出来,我爹的单身父亲身份就是豁免理由了。

一条路障碍重重,路口先排开一溜收费站,终点可能有你心心念念追求的东西——但也未必;另一条路隐约能看见终点,而且路...

那个眼神GIF,我在屏幕外都觉得被看酥了……一直觉得她很美,是顾盼生姿自带风流态度的那一类人,到现在偶尔看年轻人嫌弃她不好看(嫌弃性格是另一回事,反正我只迷她皮相)都还是会惊讶一下才能反应过来,毕竟大家口味不同。

因为重新开始执行过午不食,我又重新开始搜罗料理东西军跟大胃王的节目资源了……

肚子饿的时候就要看美食节目!

换个角度看,LP的经济公司(如果有的话)干什么去了?

小聪明和真聪明之间,横亘着N条马里亚纳海沟……

看完Once upon a time in wonderland,最满意的一点是,男女主角没有谈恋爱!连暧昧都没有!

不,不要跟我提精灵,我不承认他是男主角!

昨晚看了一点点Mark Gatiss的绅士联盟舞台剧,进入状况有点慢,但是被表演吸引住以后开始觉得很有趣,估计最终是会喜欢的。

但是之前补课巨蟒马戏团,坚持了两季还是觉得笑不出来呀,特别不喜欢的是动画部分orz,虽然全剧到处都是现在各种熟悉笑点的祖宗……

所以我的痒痒肉到底在哪里?

最爱始终是黑爵士。

一点双人秀是因为主演,并不是内容。小不列颠头一季觉得还挺有趣,后面也觉得不行,最后的稻草是呕吐的老太太…… 黑书店嘛,好像因为“尴尬”点太多,总之弃了,豆先生同理……血与冰激凌系列,我只喜欢世界末日,其他两部麻麻。

也是蛮难伺候的。

最后再次振臂高呼,黑爵士赛高!

等一下,这么说起...

我真的很讨厌(几乎)所有影视作品中,犯圣母病这一重责大任都由女性承担……

当然啦,我们女的也一向是被往这个方向培养的。

《达拉斯舞男俱乐部》散发着一种……自豪感,不单纯是职业自豪,也混合着非常多的性别成分。

其中一个舞者说“男人是视觉动物……女人不一样,她们要情境,要舞美,要感受……”(大意)然后特意放了几个女脱衣舞者说“他们做的事跟我们完全不一样……”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一直在想,这个性别议题倒是很有趣。

真的是“要的不一样”还是别的什么?

据说人在跟小孩和小猫小狗讲话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娃娃音……我本来以为我不会……直到今天晚上从办公室出来遇见猫,看四下无人企图搭讪的时候……

今天混身一个兜都没有,出门前长考半天计步器咋带,随着各种影视剧镜头闪过……我毅然把那小方块塞进了长筒袜(ง •̀_•́)ง

这里没人看所以……为什么我自己觉得五官位置完全不对根本不像的草稿不止一次被看出来是在画谁啊啊啊啊啊啊?可是真的不像唉唉唉唉……为什么……搞不懂啊啊啊啊啊(⊙_⊙)?

加班干到三点实在太饿,想说去超市买个饭团吃,出门突然想起来钱包已经空了几天了,于是找ATM取钱,被拒了,换不同银行的三台机器都不行……必须是卡消磁了……只好机智一回,掏出手机办了个预约取款……等拿到钱之后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干啥不直接刷信用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ಥ_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打滚、打滚、打滚、打滚、打滚。

客户去死啦(/"≡ _ ≡)/~┴┴ 

1 / 3

© 龟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