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 U Kidding?

有天回家,发现我爹的机顶盒被扒了壳子惨兮兮裸着,问怎么回事,老爹说他不小心给摔了,没信号,想扒开看哪儿有问题。我说别瞎折腾,我房间那个闲置的你先看着,这个我有空拿去修,修好明年到期能退的时候我还要销户退机的,不然放那儿也不看,白白多交一份钱。

我爹于是豪气冲天地说了一句:“有什么关系,我从来没交过钱还不是照样看!”

…………

三秒钟之后我从石化状态中挣扎出来,吐出嘴里的血说:“废话,你从来没交过钱,那是因为钱都是我在交的……”

我爹还很无辜地看着我:“你有交钱啊?”

…………我只有继续吐血。

照这逻辑,您也没交过水电气电话钱啊……所以莫非咱家里这些都是白用的?


=======...

    聊天时候不知怎么话题转到了“做女人真倒霉”上面,我自己都很意外地哗啦啦说了一堆:

    就为多了生孩子这个功能,前半辈子摆脱不了大姨妈折磨;好容易绝经了还有更年期等着折腾你;生孩子要揣足十个月,生完一两年睡不到囫囵觉;在中国要当全职妈妈,自己没家底没收入的话风险太大,对家庭的贡献往往被无视,人说起来都算是白被老公养的,万一因此脱离社会,老公有个三长两短,后路都没有;要顾着上班就得两头烧,男工作狂是专心事业值得敬佩,女工作狂要被人戳脊梁骨说疏忽家庭……

    以为时代进...

在车祸现场剪刀手留影这个事情,今天看到的时候眼前一黑。

中学的时候,曾经有比较要好,几乎天天放学黏在一起,话讲不完的同学,在一次聊天中不知怎么起头,她眉飞色舞讲起看到车祸的事情,一瞬间我心都凉了,默默听了一会儿,做了一件从来没做过的事情,叫她别往下说了。

她大概是终于想起,我母亲是车祸去世的,乖乖住嘴了。

但她不知道的是,那场车祸,是妈妈骑车带着我,一起发生的。

我没有受伤,甚至因为年纪太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理解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妈妈以一个非常奇怪的姿势被不认识的叔叔抱着往医院的方向跑去的这个画面,从此刻在脑海里忘不掉了。

而每当认识不认识的人,用热切地口气谈论起围观车祸现场的经历,我脑...

说这话的要不是三次元认识的人,真就忍不住要爆粗了。

后面还有一些完全是鸡同鸭讲的对话,不费劲截图了,妈的好想拉黑。

因为急着看一本书,等不到回家看纸质了,就在手机里看起电子版。

不幸收的是个网友合译版……于是我在各种风格里浮沉……挣扎……译文从严谨到通俗到随心所欲再到调皮然后忽然冒出译者旁白……越来越狂放不羁了……读着读着就冒起了冷汗……

实在玩不过,还是回家看纸质版吧。

不过因为不是买票看电影,看盗版书是没资格抱怨啦。我只是忽然对以前读过的那么多精美译文的译者,生出深深的感激来。

之前用过一种茶叶味儿的牙膏,觉得味道不错,推荐给我爹,他表示这个的确不错,于是蛮长时间我都给他买那种牙膏。

后来我用过一支巨贵的牙膏,觉得效果很好,趁我爹牙膏用完之际给他也换了一支,用了一次之后,收到他短信:给我买之前那种牙膏。

我:我亲身试用,效果不错呀,你多用两天看看么。

我爹:之前那个好,买那个。

我又试图利诱:很贵一支呀,你先用用么。

我爹:就是个外国牌子所以才贵,给我买之前那个。

我:…………你赢了。

我表示严重怀疑他就是因为贵牙膏味道不好才拒绝使用的。

阿弗莱克演蝙蝠我完全没有意见,但是丁日要演罗宾的话我可能会不舒服……平时看到的新闻都太中二了有点受不了……

满腹郁闷怎么发泄?……想暴走吧,外边下雨湿漉漉好讨厌;暴饮暴食?吃完爽了长肉了还得了花一个月减回去;咆哮吧?还上着班呢,把同事吓出个好歹的赔不起……
咋办。
有没有人啊?来聊五块钱的吧?

===================

结果我还是暴饮暴食了。

讨厌,都是那个娘口三三包子闹的!好饿!

今天下班还得考试!不能马上回家!啊啊啊!

一般来说,看到“有这么一种极品情况存在blablabla,想结婚的妹子们要保持清醒慎重抉择啊……”的文章,我也就是感叹一下生物多样性而已。但是偏偏总有人好像被戳了要害一样,火冒三丈跳出来对作者嚷嚷:“你是嫁不出去”“肯定是丑八怪”,或者阴阳怪气地“嫁了人生了孩子就好了”……再高端点儿,还可以扣个女权,不,极端女权的大帽子,把这批判上升到一个新层次。
我相信人有百种婚姻也有百种,有美满也有恶劣,美满婚姻中会有摩擦,恶劣的婚姻中也可能存在温情。我看得到身边许多好的例子,我也知道很多让人齿冷心寒的反面教材。我不因为自己决定单身就认为婚姻无价值。对我无意义的东西,换了个人很可能视若珍宝啊...

早上睡回笼的时候,迷迷糊糊翻了个身,就听见人和床一块儿“嘎嘣”了好大一声…………这是几个意思啊?啊?啊?……我还没有老呢!~T_T~

所以最后惊天大阴谋又按照千百年不变的套路,拐到了冲冠为红颜的方向……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能整点儿新玩意么?老扯“都是女人的错”这一套,我们女的也是会烦的。

跟闺蜜讨论周末自暴自弃吃东西行动,最后说去本家吧。然后,我俩一对口径,提到本家之后脑子里浮现的第一种食物,居然不是任何一种肉,而是烤蘑菇!
烤蘑菇是真的好吃啊!

工作证都换了好几次皮了,照片还是十年前那一张,好想换掉T_T
不过其实最想毁尸灭迹的是身份证照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我把照着工作证照片画的大脸扔到rando,落在了……墨西哥……不知道有没有把墨西哥人民吓出个好歹。

早上跟同事电话讲工作:
我:有这么这么一个事BLABLABLA……
同事:好的BLABLABLA……谁跟你联系的?
我:他们那边一个小孩XXX。
同事:人家可不是小孩……
我:啊!是吗?我没见过,是OOO说的。
同事:哎那是OOO啦,他比我们年纪大。
我怒吼:我比OOO大好吗!

现在app图标的流行趋势都是扁平化么?扁平也就算了,色调还尽往刺眼的方向调,你们想干嘛啊这是!

几年前有一次看康熙,好像是蔡康永吧,讲起一场感情纠葛。开头和中间过程基本是老套路,无非是分分合合之类,所以记不清了,但是结局却意外地印象深刻:女主角死心之后另嫁他人,在机场准备去蜜月旅行了,男主角突然出现跪地拿戒指求复合……女的答应了,于是马上离婚嫁给男主角——不,这还不是结局,因为生活不会终止在婚礼那一天。女主角婚后由于不能被家人朋友理解,几乎断绝了社会关系,处于完全孤立的境地,精神状态不佳,对男主角也不能完全信任,往往稍有风吹草动就反应激烈,男主角因此也如履薄冰,婚姻生活很难说是幸福。
对于谈话节目里讲的故事,一般来说听听就算了,因为为了节目效果,多少会有夸张,不过这个故事实在印象深刻……你...

晨梦又是沦陷在猫堆里的节奏,抱起一个毛团紧紧拥在胸前,站在窗口远眺什么的……是想怎样啦!
我没有猫!

微博哈哈哈哈地转了个DD和小蜘蛛的同人图,结果有同事评论说:你笑点真奇怪……
我谨慎地回复说这是混的圈子不同而已,我看不懂的体育笑话多了,可从来没有说人家笑点奇怪——其实,真实心理活动是:是啊我笑点怪,怎样啊?犯法么!么!么!【姚明脸】

好几天了,想起来还是不爽……不知道为嘛。

今天冒着热汗面会闺蜜吃火锅,吃完冒着热汗去看木门,然后继续冒着热汗……跑到麦记乘凉灌水顺便聊天……交换数个八卦之后,深深觉得结婚这事儿吧,真是一场豪赌!

关于那个“你愿意收养吗”的提问,下面给出的理由好多真是呵呵呵……
然后想了一下如果是我会怎么回答?
一般来说我倾向于相信后天胜过先天,何况“犯罪基因”这个东西到底存在与否还不一定呢。有人说有研究表明父母是犯罪者的孩子更易表现出犯罪冲动,没有看到研究详情的时候,我会怀疑这个结果是由于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周遭所有人有意无意给他施加的压力造成的:如果天天有人用不信任的目光看你,大家都对你抱着“干出什么事都不奇怪”的心态,有多少人能不逆反一下?
孩子肯定是无辜的,但是不可否认,在目前的社会以及舆论环境中,养育这样背景的孩子在各个层面都必然承受更多压力,需要付出更多心力保护他。
我自问没有那么坚强。

另外说句不好听的...

尼玛这些媒体简直没事找事到极点了,明明是很正常的少女身材,偏要加个“晒泳装照变胖半熟少女”的标题,这种畸形舆论环境,难怪那么多再正常不过的女孩子一天到晚哭着喊着不惜代价减肥。

满地打滚说我不要出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千万别让我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要啊~

结果证明打滚没有用……大哭……

好焦虑好焦虑好焦虑,焦虑到回过神来已经在豆瓣刷屏了……

看到有人转一条号称是高端大气上凳次的表白方式:“我有一条祖传的染色体想要送给你。”——哎呀苍天啊,你居然有条染色体哎!太了不起了!我们都得赶紧给你跪下——这得是自我感觉多良好才说得出这种话啊!呕……

不知道露阴癖们是不是也按这个逻辑行动的……我有一根祖传的小JJ想要送给你……呕。

之所以我并不喜欢三次元的现实交往,很大程度是因为一旦稍微深入了解对方,难免碰到不合的三观,或者自以为是的好意,二次元时空中你可以选择屏蔽,或者决绝一点直接拉黑,现实生活中呢?

当然啦,从另一个角度考虑,三次元的有所保留,未尝不是避免自己碍别人的眼——说不定人家也正在觉得与我这样个怪人打交道是很困难的!=_=

又被同事说“你还是穿裙子好看”!好好好,我懂,赶明儿就把这两条入不了法眼的金华火腿砍下来扔了……

必须承认花痴的力量是巨大的!因为花痴,居然愿意【偶尔】读英文同人文算是症状一。昨天还为了把“say my name”设成短信铃声搜了半天改手机设置的方法。于是今天一整天被突如其来的“say my name” 吓了几次,很开心,叽叽叽(*¯︶¯*)

话说不知道有没有同事听到这个铃声在哪里偷偷吐槽我的……嘿嘿

那个无节操科幻,说真的我看完之后唯一的念头是,这不就是雄性生殖器崇拜么,到底有啥可夸的啊……ㄟ( ▔, ▔ )ㄏ ……

三句不离儿子的同事在打电话,对着那头的人很郁闷地抱怨上高中的儿子去了夏令营(之类的地方),居然不肯告诉她住宿时候跟谁一间……“你说他们去的就那几个人,不是xx或者xx的话还能有谁?”……姐姐,这样就受不了的话以后还有的是你愁的时候呢……

---------------------- 艾玛,说着说着居然开始一个个报儿子班上的学生名单了!想当年我爹自始至终大概只知道我两三个同学的名字吧……还经常得用“班长”“张什么”来含糊指代的,真是太不专业了哈!

看到吐槽“田园风”家居的微博,就是用碎花盖布或者套套把所有家具套上盖上那种——我森森地觉得后背插满了箭。可是,可是我真的只是懒得天天抹灰而放眼望去能买到的防尘布都是尼玛碎花田园风啊……(此处配上大口喷血表情)

1 / 6

© 龟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