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啦啦啦~时间过得太快。然而退休还好远~

_(:з」∠)_

朝九晚五的漫画,我模糊地记得好像很久以前看过一点点,虽然二了点儿不过是漫画呀,画风也还不错,当时应该是没有太在意。

然而实体化真的不行!哪怕是山p我也想一巴掌pia飞他……

我还认真考虑了一下,结论是哪怕换成金城武也不行!总之再好看也不行!

用我的灵魂画风做一个gif玩……花这个梗是在群里学到的,不知道起源在哪里


在阴暗角落偷摸说一句:我个人是觉得“粉丝的爱偶像感受得到!我们越爱TA他也会越爱我们!”的想法太一厢情愿了。


棉条,也,不是,万能,的……啊……

还是不能使劲蹦跶……

啊……

一个有病的游戏策划:人中之触/The Tentacle Among Us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焚砚:

*基友们一起开的脑洞,改自《狼人杀》,准备画成卡牌来玩233


背景介绍:

在一个腥风血雨的圈子里,潜伏着挖坑不填的邪恶太太,他们每夜都会出动,坑杀一个善良的读者。但是,读者们不会这样轻易地狗带!白天,读者们试图找出太太,把他们关到小黑屋里填坑。


游戏人数:

8人以上。


角色设置:

太太(Tentacle)

    天黑时坑杀一个读者。

读者(Reader)

    善良无辜的人...

不知干了啥豆瓣又多了几个关注,其中一个ID,真是!太!亲切了:

夜空中最胖的星

我想回家我不想上班!!!!!!!!!!!!!!!!!!!!!!!!!!!!!

在想象中躺倒,使劲打滚。

朋友、同学、同事、认识的人……对我而言完全不是一回事。所以每次看到类似“朋友做了xx事我惊呆了”“闺蜜居然xxx我太失望了”的帖,我通常的感想都是,这种人能称为朋友?到底是我对朋友的定义太狭窄还是大家对朋友的定义太宽松了啊……

快走到家楼下的时候,身边冒出一个小黑影,仔细看,好像是上次喂过的玳瑁……

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地用旁光观察,玳瑁似乎也放慢了脚步?

是在跟着我吗?是吗是吗?

激动地抖着手在包里掏妙鲜包时,玳瑁忽然窜进一辆车底不见了。

我怅然若失地捏着妙鲜包,内心默默流泪。

走了两步,绕过车头,突然,玳瑁又神奇地冒出来了,停在两步开外,似乎在犹豫不决到底是跑呢还是上来蹭腿……

于是今天又喂到了猫!(^-^)V

又喂到猫了!虽然没敢上手摸~

瞎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买了很喜欢的连衣裙,一试发现……起码配七八公分的鞋才稍微不显得腿短……

流下伤心泪。

世界变大了,世界也变小了。

洗地的能别拿单亲说事吗!已经动不动有人叽歪“单亲小孩心理有问题”了,还要拉我们去给反社会人格的背锅,饶命吧圣母们。

气死我了。重画重画重画重画

“ 出租司机会为城市拥堵的交通烦恼,学生会为人生一次的高考烦恼,女人会为和哪个人结婚烦恼。每个时代,每个行业,每件事,都自然有他的难处。除非你想安静的坐在家里的椅子上,永远不出门看看。别害怕,因为每个时刻都是和世界交手的最好时机,因为那些勇敢的人正在生活的精彩与困难间优雅地舞蹈,从未退却。 ”

对文字没什么意见,可是分类方法让我暗自不爽。

买到一条特别喜欢的裙子之后……感觉有必要迅速采购搭配用长项链……前半辈子我从来没有动过这个念头啊!

剁手与种草,相辅相成什么的……

幸好817是长白山见,万一当年写了个喜马拉雅山顶见可怎么办……

 =============

结果日子还搞错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实在忍不住……所以长白山还得再被折腾一回是吗好可怜

昨天不知为什么想起《美梦成真》。翻出来再看一遍,嚼出些新的滋味。

“失去”的伤痛真是太难忍受。

我不相信今生来世,也不信鬼神,所以没办法相信“永远”。

死掉的时候,就抹掉一切痕迹好了,留再多又能怎样呢。

如果那一刻世上还有爱我的人,也希望他们立刻忘记我,继续自己的轨迹。
没有什么永远,干脆利落地忘掉是最强力的疗伤药。

简直。

Ezzuka_弓盔开催:

一下戳爆我的怒点也是不容易,还不能跳过,呵。写信扔了LOFTER的意见反馈,看看是泥牛入海还是亡羊补牢。

信贴在下边,省得到处翻了。

 

恕我直言,在更新完软件、应用界面跳出“选择你的性别|获取更合适的内容”时,我感到了难以言喻的惊讶和恶心。
原因有三:
一、是什么让你们认为在这个时代性别依然与人的信息需求个性偏好等等挂钩?你们的认知时间轴是倒长的么?
二、是什么让你们在这个去性别化声潮日渐高涨的时代反其道而行之?你们的舆论敏感度呢?
三、是什么让你们决定把这个“选择你的性别|获取更合适的内容”设置成使用这款软件的必经关卡而非一个可以根...

被人安利的无心法师,已经看了一半,还是没能打动我……

比如读这句:“雨停了,出了太阳,住在附近的妈妈带着学步幼儿出来散步,小孩指着路面斑纹哇哇叫唤,豆柴犬在一旁温柔地看着。”(出处在这里

心情好的时候想象豆柴犬的温柔笑容,阴郁的时候就想象背景故事里能藏多少狗血剧情……

===========

梦见手钏被扯断,不知主何吉凶。

===========

加班时候我爹突然发短信来要买一个什么并不紧急的东西,电话回去问什么情况时候,他MS不经意地提了一句“无锡的伯伯昨天去世了。”

我楞了一秒钟,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最后讷讷地挤出一句“人生在世,总是会有这一天的。”说完觉得脑袋都空了……

我爹也是快八十的人了呢。

于是墙上又裂了一条缝。

赶...

试衣间那事儿,首先,说某品牌营销的那是搞笑;其次,管不了别人,至少管得住自己不去做peeping tom。
我理想的态度是不看,不传播,不讨论,当做不存在。

偶然看了一点点李宇春访谈,表现出来的性格还真是……共鸣点好多。

好感大涨。

哇哈哈哈


阿科:

用眼神救助帮他翻个身的猫(城市的猫系列)

看了legend的预告,主要感想有二:

第一次看汤老湿是在摇滚黑帮里演暗恋大哥的小鲜肉(抱歉这个词不大好但是暂时想不到其他合适的),现在老湿已经是坐拥小鲜肉的黑帮大哥了!

我是很喜欢汤老湿的,尽管他已经变成一枚毛茸茸的的核桃……但是这不妨碍我一听他念对白就蠢蠢欲动想要伸手给他捋舌头……求把嘴里的桃核吐了行吗……

1 / 47

© 龟缩 | Powered by LOFTER